Marcus Smart Releases Video & Raps About $52M Celtics Contract (VIDEO)

!function(e,t,a,n,g){e[n]=e[n]||[],e[n].push({“gtm.start”:(new Date).getTime(),event:”gtm.js”});var m=t.getElementsByTagName(a)[0],r=t.createElement(a);r.async=!0,r.src=”https://www.googletagmanager.com/gtm.js?id=GTM-PL4PD49″,m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r,m)}(window.parent,window.parent.document,”script”,”dataLayer”);var iframe=window.parent.document.createElement(“iframe”);iframe.src=”https://www.googletagmanager.com/ns.html?id=GTM-PL4PD49″;iframe.height=”0″;iframe.width=”0″;iframe.style=”display:none;visibility:hidden”;window.parent.document.body.appendChild(iframe);window.parent[‘$$mm-analytics’] = window.parent[‘$$mm-analytics’] || {};if (typeof window.parent[‘$$mm-analytics’].firstEmbed === ‘undefined’) {window.parent[‘$$mm-analytics’].firstEmbed = Date.now();}

赖小民案牵出数百关系人 涉奥斯卡获奖电影女星
Saturday November 10, 2018

赖小民 中国华融董事长赖小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   经济观察报 首席记者 李微敖   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(02799.HK,下称:华融公司)原董事长赖小民,涉案超过16亿元人民币,这还不包括他实际拥有的房产等其他贵重资产。   2018年11月9日,两位接近赖小民案情的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了上述情况。   此前,彭博新闻社(Bloomberg News)援引消息人士称,赖小民涉嫌受贿的现金达到16.5亿元人民币,此外还有34套房产。   上述两位接近赖小民案情的人士称,16.5亿元这个数字“非常接近”。   其中一位亦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,赖小民自2018年4月被调查以来,其交待和调查人员“挖掘梳理”出数以百计的“关系人”,“以赖小民案为导火索,金融系统的反腐现在才是开端。仅仅他交待的这些涉案事情和涉案人,以现有的力量,没有三年时间,难以办完。”   1962年生于江西赣州瑞金的赖小民,在1979年考入江西财经学院(后更名为:江西财经大学)国民经济计划专业,1983年7月,毕业即进入中国人民银行工作。历任计划资金司中央资金处副处长、处长;计划资金司银行二处处长;信贷管理司副司长;监管二司副司长等职。   2003年,中国银监会成立,赖小民转任银监会,历任银行监管二部副局级干部;北京银监局筹备组组长,北京银监局局长;银监会办公厅主任。   2009年,赖小民离开监管系统,出任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的华融公司党委副书记、总裁。2012年,升任党委书记、董事长。   赖小民治下,华融公司资产进一步扩大,截至2017年末,总资产达人民币1.87万亿元;净资产达人民币1826亿元;2017年,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66.0亿元。   2018年4月17日晚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,赖小民“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”   同年10月15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对赖小民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(即“双开”)的处分决定。   此后,中国银保监会、中国人民银行等先后召开了赖小民案的警示教育大会。会议措辞严厉,称“赖小民案件性质极其恶劣、教训极为惨痛”,赖小民给“国有金融资产造成重大损失,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和金融稳定,影响极其恶劣,触目惊心、教训深刻。”   在10月15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布对赖小民“双开”的通报中亦提到,赖小民“与多名女性搞权色交易”等等。   接近赖小民案调查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与赖小民进行“权色交易”的女性,既包括欲求职于华融公司的普通女性,亦包括在国内外均有相当知名度,且在奥斯卡获奖电影中出演过重要角色的“大牌女明星”,“有女性求职者,会将自己大尺度的写真照附在简历中,递交给赖小民,彼此心照不宣。”

The post 赖小民案牵出数百关系人 涉奥斯卡获奖电影女星 appeared first on Fun88 Web.

(Photo by Maddie Meyer/Getty Images)
It took a while but Marcus Smart and the Boston Celtics eventually came to an agreement during the offseason that locked him in a four-year, $52 million deal.
Now that he has secured the bag, the natural thing to do was to jump in a studio and rap about it.
The Boston Celtics guard teamed up with Trey Davis and rapper iAmCompton to let the world know that he got paid.
TMZ Sports posted a look at the freestyle track which includes the following line: “52 mil, that’s a new deal, 13 a year, n—a, look how I live. Penthouse suite, n—a, that’s a new feel.”

查分App入侵校园 收费项目是增值服务还是变相绑架
Tuesday November 13, 2018

一款教育App上,有一种是学霸套餐,一年费用365元。 手机截图 随着在线开放教育的发展,各类网络教育平台涌现,在促进教育资源共享的同时,一些教育App同质化严重,并且慢慢浸入到中小学考试的查分、试卷分析等领域。当学校购买该类教育平台的网络阅卷功能时,学生的相关数据会留存,一些平台借助一定的技术手段对学生的试卷进行分析,家长若想查阅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。 本报记者 郭立伟 学校称家长可自主决定是否购买服务 近日,济南一所中学的家长张先生不淡定了。学校这个月7-8日刚刚组织完期中考试,8日,在学校推荐的智学网App,家长可以查询各个科目的成绩,也能看到扫描的试卷。这本为学生和家长提供了便利。 但是,让张先生头疼的是,假如想看看孩子的错题分析等进一步的信息,则需要收费。该App上大致提供了两种套餐收费服务,一种是基础套餐,一年168元,服务项目包括“全科成绩分析,全面学情诊断,了解分数背后的秘密”,另外一种是学霸套餐,一年费用365元,服务项目包括“涵盖基础套餐全部功能,更有上万名校真题和精品微课程全面助学”。 记者从该App官网智学网上了解到,智学网自称是大数据个性化教学系统,有智批改、评价报告、智考试、智作业、知学宝等几个模块。官网介绍,目前该在线教育平台已经覆盖全国30省、10000所学校,服务各类班级以及年级考试等。 张先生不解,如果购买套餐后,进行试卷分析需要付费,一切都可以由学生自己在App上进行,那学校的老师职责又是什么呢? 记者致电该校了解相关情况。学校的刘校长解释到,“学校只是购买了该平台的网络阅卷功能,供学校老师在网上阅卷,其他服务,学校没有任何参与,只是平台自发提供,家长和考生可以自主选择是否购买相应服务。” 刘校长介绍,老师在该平台进行网络阅卷后,该平台自然会留存部分数据,平台利用信息化手段进行相关的试题分析等,家长如果想体验该服务项目,则需要收费。“假如家长不愿意购买相关服务,完全可以在学校向老师询问成绩,课堂上听老师对试题进行讲解与分析等。” “如果绑定App或者购买服务的学生达到一定数量,老师或者学校是否能提取一定的利润提成?”当记者询问,学校是否与该平台存在利益及交换时,刘校长表示否认,并不存在这样的利益关系,学校只是购买了该平台的网络阅卷功能,至于该平台上的其他收费服务,与学校没有关系。 查看孩子试卷分析 有的App每次10元 在信息化时代,做作业、查成绩、上网课等中小学教育的每一个环节,都不乏有学习类App的身影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,在省城体量比较大的中学,类似于智学网的App使用非常广泛,包括“好分数”“七天网络”诸如此类。这些App通过与学校合作的方式,家长可付费查看孩子的试卷分析等,价格从每次10元到包年365元不等。 以“七天网络”为例,大型考试结束后,老师将学生的试卷扫描到网络上以后,老师可以实现网上阅卷,随时查看该科目考试的阅卷进度。并且,每一个题目的得分率、错题率、平均分,每个班级的及格率、优秀率等,老师可以一目了然。 在大型考试中,如果仍然依靠传统的手工统计手段,效率非常低,准确率也大打折扣。但是老师阅卷完毕,评阅信息会留存,老师在前端无法消除后台数据,一些平台就会将学生的数据进行分析和处理,形成每个学生的成绩分析报告。以此,吸引家长购买服务。 面对学校“如果不想购买服务,可以在学校向老师询问分数,课堂上听试卷分析”的回应,很多家长并不“买账”。“这些数据说白了,就是自己的孩子考试分析出来的数据,这些平台利用了数据,却要求家长掏钱,数据的所有权终究是谁的?” 并且,应教育部门要求,目前学校不会公开学生的班级排名,很多平台利用这一点向家长兜售“服务”,让很多家长的钱包“捂不住”了,还有很多家长不得不承认,一些平台推出的“个性化”分析报告,确实要比课堂上老师一对多的分析要更加具有针对性。所以,收费App究竟是增值服务,还是变相绑架,存在争议。 另外,当所有的阅卷工作都在网上完成时,虽然老师的工作效率获得了提高,工作负担相应减轻,但纸质试卷上已经没有了批改的痕迹,学生获得的仅仅是一个抽象的分数,对于考试题目出现的问题,无法具体感知。

The post 查分App入侵校园 收费项目是增值服务还是变相绑架 appeared first on Fun88 Web.